行業資訊
新聞動態
下屬企業動態
員工風采
東北玉米價格10月下旬也將亮出底牌!
作者: 點擊:565 日期:2017-02-24    [] [] []
華北玉米現狀
農業部預計,今年全國調減的玉米麵積將達到3000萬畝。今年是“鐮刀彎”地區玉米麵積調減第一年,東北地區和內蒙古玉米臨時收儲政策取消的第一年,兩個“第一年”疊加,玉米價格下跌預期早已形成。
華北地區新玉米上市正當時。
在河北、河南、山東,問及價格,答案基本是一致的。
河南南陽社旗縣農民劉本枝:收益上我感覺著因為價格低,跟去年相比就低得多,跟前年玉米原來一塊多,那現在一斤就少2毛多,相應收入低得多。一畝地就賺三百多塊錢,你再除除工了啥了,那種玉米確實是劃不著。
數據顯示,在2015年我國玉米臨時收儲價格首次下調後,玉米價格有所回落,但國內外每噸價差仍高達600多元。此輪從種植麵積到定價機製的改革,由此而起。
根據農業部農業種植業結構調整的安排,“鐮刀彎”地區在2020年前將調減玉米麵積5000萬畝以上,計劃今年調減1000萬畝以上。
華北玉米上市了,價格跌了,但這還不是改革的主要區域。10月下旬東北地區玉米上市,價格的底牌才能亮出。
今秋十月,秋糧顆粒歸倉時。今年的收獲進度表中,玉米一馬當先。
十一前夕,全國秋糧收獲已完成35.2%,進度同比快6.5個百分點。其中,玉米已完成35.5%,同比快10.8個百分點。
告別“國管”第一年——玉米上市
“賣了,賣給收棒子的,四毛五左右,我賣四毛五是最高的了,到後來再晚的都是三毛六的,現在的棒子兩毛多,兩毛五,去年也不行,春玉米我賣的是五毛五,比今年是高多了。”
說話的人,是河北衡水桃城區東莊村農民王廣嶺。
今年,他的12畝春玉米,每畝賣了七八百塊錢,比去年差了近三分之一。眼看40多畝夏播玉米也成熟了,每一棒玉米都是王廣嶺的心事。
“實在不行就放起來,等到明年春天,明年春天價格好就好賴就賴,就豁出來了。”
玉米價格,為什麽趴下了?簡而言之,政策。
去年11月,農業部下發《“鐮刀彎”地區玉米結構調整的指導意見》,提出到2020年,“鐮刀彎”地區玉米麵積調減5000萬畝以上,計劃今年調減1000萬畝以上。
此外,2016年,東北三省和內蒙古自治區的玉米臨時收儲政策調整為“市場化收購+補貼”的新機製。執行了8年的玉米收儲政策告別曆史舞台,玉米市場從“政策市”過渡到“市場市”。無
論是麵積調減還是“市場定價、價補分離”的改革,主要對象都在東北三省和內蒙古自治區。不在改革地圖裏的華北玉米產區,卻同樣敏銳感覺到了政策溫度的變化。
對於這些華北的農民,現實是殘酷的,沒趕上補貼,也躲不過一視同仁的市場。
河北農民王文位表示:
“從去年就知道今年的玉米絕對不行,當時一說價格沒有保護價格收購,跟國際接軌,就算是供大於求了。明年的價格比今年也不會強了,最近這兩三年不會強,人們要是不改變種植模式,這玉米的價格不會漲上去。”
從決策者的角度,調減玉米、運用價格機製遏製玉米麵積的擴張,是不得已的選擇。
2008年以來,我國在東北三省和內蒙古實行的玉米臨時收儲政策,拉動國內玉米價格逐年攀高,玉米庫存逐年增加。
數據顯示,2015年臨儲價格首次下調後,玉米價格有所回落,但國內外每噸價差仍高達600多元。在“調減”和“取消臨儲”雙管齊下後,國內外玉米價格倒掛的情況,短期內恐怕不會再出現。
光從現在這個價格角度講,政策目的已經達到,價格倒掛的局麵沒有了。
玉米銷售的大環境,全國各地都是類似的。但發改和財政部門的補貼措施,卻是千差萬別。
今年中央財政將對東北三省和內蒙古自治區種植玉米的農民給予一定補貼,等到10月下旬,新上市的東北地區玉米有補貼加持,赤手空拳的華北玉米是否又將麵臨一擊?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的答案,是也不是。
李國祥表示:華北地區農民種植玉米如果是從價格上來說它就很可能會存在競爭力相對比較差的條件,但是華北地區一般情況下,玉米單產水平相對比較高,沒有補貼也會在收益上不會像東北地區那樣受到的這種衝擊比較大。
這個實際上就是要求華北地區農民以及其他地區的農民種植玉米的時候考慮到市場的行情,更需要有利的市場行情要加大這個監測對於調整的力度,整體來說華北地區的農民調節玉米以後,或者其他的農作物這種可能性要比東北地區要大。
對於種植玉米的農民,眼下是等待靴子落地的時刻。
“鐮刀彎”地區玉米麵積調減第一年,東北地區和內蒙古玉米臨時收儲政策取消第一年,兩個“第一年”疊加,玉米價格下跌預期早已形成,如今剩下的問題是,跌多少、怎麽應對。
玉米價格連年下挫,農民提前得到預警了嗎?
農民劉本枝說,知道要降,但現在的降幅還是超出預期。
現在的信息渠道暢通,像網絡、報紙、廣播都不斷地聽,玉米價格要降,提前也都知道,所以也沒敢種那些。
具體能降多少當時心裏也不清楚,反正知道要比去年要低,結果還是要低的多。
專家們、農業部門下去指導的時候,也都說了叫調整種植結構,玉米麵積讓減少一點,叫多種一點其它的經濟作物。”
預警管用了嗎?看來未必。
河南一位基層農業局工作人員坦言,作為農業部門,隻能向農民提出建議。
“玉米價格去年下跌幅度大,根據去年以來國際糧價和國內需求情況,今年春播時,預判玉米價格會和去年的價格大致持平或略有下降。
玉米價補分離的政策,在這裏還沒有實施兌現。
種植什麽作物是農民的自由,隻是建議調減玉米種植麵積,鼓勵種植銷路好、價格相對穩定的花生和其他經濟作物。”
“建議”的效果,很大程度上也取決於農民。
記者:“農業部門有沒有提醒過你們今年玉米不好賣或者給你們一些指導嗎?”
農民:“沒有!”
記者:“你看今年的玉米種的也不少也不好賣,明年的時候有沒有想種點別的?”
農民:“不知道,別人種啥就種啥,要是還種玉米就種玉米。”
個體接受程度有所不同,但總體看,玉米麵積調減工作正如期推進。
農業部種植業司副司長潘文博在接受專訪時表示,預計今年全國調減的玉米麵積達到3000萬畝。
潘文博表示:主要調減非優勢區玉米,不僅主產區玉米調減,非主產區玉米麵積也調減。不僅調減了春玉米,也調減了一些低產區的夏玉米。
調減的玉米改種了主要有市場需求的優質蛋白大豆、雜糧雜豆、馬鈴薯、青貯玉米、優質飼草等作物,預計今年大豆麵積增加超過900萬畝,雜糧雜豆麵積增加超過700萬畝。
華北玉米上市了,價格跌了,但這還不是改革的主要區域。
在東北和內蒙古,新玉米上市在即,內蒙古通遼市開魯縣飛機場村農民石貴恒正在憂心忡忡地收割。
石貴恒表示,今年種了20畝地苞米,現在看一畝地產量也就是一千五六百斤。
今年看價格現在不太高,就五六毛錢一斤。估計今年收入高不到哪去。照這樣下去,下年就得改種別的其他作物了。
小編總結在小編梳理的這篇文章中,東北華北以及周邊地區的基本價格情況基本上了然,亚游集团可以看到,玉米價格的市場化,國家方麵的調減,勢在必行,無奈之舉。
而在另一方麵,農民朋友卻因為大環境的相似和個體的不同,導致損失過重,苦不堪言。孰是孰非,目前無法下結論,但亚游集团能夠看到的是,玉米價格與國際糧價的接軌已經大勢所趨,並不是政策或任何個人可以輕易扭轉,在如此嚴峻的形勢下,農民朋友應該何去何從呢?有哪些思路,可以幫助亚游集团在艱難中存活下去呢? 
下一篇:玉米市場改革之殤 中美雙方均感到頭痛